空军“猎人”出击 挑战“地狱式训练”、空军猎

女性时装 2019-10-08126未知admin

  (记者 李文姬)曾经,一部《冲出亚马逊》让人们见识到了下山如猛虎,入海似蛟龙的“猎人”特种兵的血性和钢铁意志。近日,空军猎空军“猎人”集训队把部队拉至大山深处,进行了一场融合课目连贯训练。

  在极度缺乏睡眠、严重缺少补给的艰苦条件下,队员们面临野战生存、武装奔袭、审俘训练、吃生肉等一系列残酷考验,最终,最具战斗力、最凶猛、最有头脑的战士脱颖而出。

  作为空降兵的“猎人”,不仅要有天上能飞、地面能打、水中能潜的作战技能,而且必须精通远程奔袭、敌后侦察、渗透破坏等特种作战技巧。能从“猎人”集训队顺利毕业的官兵,都是大家钦佩的“兵王”,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记者注意到,在《真正男子汉》节目里,明星新兵的终极一站就是在“猎人集训队”。雷神突击队一队队长刘金沂曾说道,猎人集训营里没有军衔、姓名,只有代号。要想当一个真正的猎人,空军猎首先就不要把自己当个人。一进入营地,队员们就进行了泥潭俯卧撑、扛100公斤圆木、皮划艇2公里特训、推5吨重卡车等一系列超高强度的训练,体能几度到达了极限。此外,他们还被逼迫吃泥块、吃生肉。

  军报曾披露,猎人训练营的队员人均需负重超过35公斤,在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武装奔袭130余公里,在此期间完成山地越野、野战生存、崖壁攀登等20多个课目的连贯融合训练,吃昆虫、蛇是常事,以此磨练他们绝处逢生的生存技能。此外,队员们还要经受“猎人”湖的洗礼,在瑟瑟凉风中,举着35公斤的背囊跳进湖中,蹲下、起立,直到天亮。

  “猎人”训练除了强度超常,更让队友们扛不住的是:每天要连续进行负重行军、空军猎扛圆木、推车等极限训练,但却只能休息一两个小时。

  《中国国防报》曾揭露,“地狱周”期间,为了防止队员们休息,教员每天晚上都会安排“节目”,例如清洁武器、组织体能训练等。有时候干脆让他们自由聊天,不过前提是必须站着。有一次几个队员刚刚还在说话,眨眼就站着睡着了,直到后来教员把他们吼醒。

  据记者了解,空军“猎人”集训是近年来空军借鉴外军特种兵训练模式,吸收“空降排”、“金鹰”等国际军事竞赛组训经验,并结合空降兵部队作战需求打造的特种兵训练品牌。而全球最著名的特种作战学校即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就被称作“猎人学校”,我国多名军官曾在此受训,包括雷神突击队一队队长刘金沂、兰州军区特种兵陈勇等。

  陈勇曾经透露,参训学员在1个月内要每天凌晨4点起床,连续完成20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直到次日凌晨1点半以后才能休息,中间只有1次给养补充机会。前15天的训练中,每名学员必须完成累计超过90小时的冲浇凉水、10小时的熏瓦斯、60小时的山地跑步等训练,中间还要穿插推卡车、抗饥饿等高强度训练课目。学员们15天的睡眠时间总共不超过10小时。一个月下来,陈勇的体重轻了15公斤。

  在猎人集训队里,除了身体上的考验,心理也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训练。军报曾报道,2014年,空降兵某师侦察营武装侦察连班长王建波如愿走进了集训队,但“噩梦”随之而来。一天午夜,睡梦中的王建波突然感觉被夜袭了,睁眼正想反抗,才发现全班战友都被众多蒙面“歹徒”捆绑起来了,动弹不得。接下来,就如同被带进了魔魇一般的“地狱”:王建波被吊在半空中,头朝地、脚朝天,头下面是一口大水缸。

  随后,“歹徒”一遍遍地问王建波是什么组织、执行什么任务,当得到答案“不知道”时,“歹徒”将他的头一次次埋进水中,前前后后经历了半小时,最长的一次差点让王建波窒息,而他却抱着“必死”的信念一字未漏。最终,王建波战胜了“歹徒”,他也通过了集训队的意志训练。

  午餐时刻应该是猎人们难得的“放松”时间,然而让他们难以接受的还在后面。记者注意到,在《真正男子汉》里就有这样一幕,到了午饭时间,明星新兵们被要求趴在地上体验“别样”进餐,面对3分钟的限时,他们狼吞虎咽一粒不剩。而这在猎人训练营并不夸张。在这里,食物只是一种“燃料”,只要能维持基本的生存就够了。

  《中国国防报》曾报道过一个故事,在训练营一次内务检查中,教导员姜海发现了角落的面包袋,随即教员们对队员的宿舍进行“翻箱倒柜”,藏着的零食全被搜了出来。原本想着会有一场暴风雨般的体罚,没想到,教导员姜海却和颜悦色地对队员们说:“你们训练很辛苦,偷吃点可以理解,现在拿上碗筷,准备加餐。”

  然而,就在大家列队在饭堂前,幻想着能饱餐一顿时,两名教员却将晚餐的馒头和饭菜倒在地上,用靴子踩烂。教导员姜海脸色一沉,命令队员们将地上的东西全部吃掉。

  看着落在地上的馒头,队员们个个面露难色。最终,队员们把混着泥水的馒头跟饭菜全部咽下,吃完,教员们才离开。从此,除了队里提供的食物,没有一个队员再敢偷吃。

  而据记者了解,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由于训练强度大,食物又少,“猎人”学员们便高价请周边居民帮忙购买巧克力、面包等零食。然而,这一切没能逃过教官的眼睛。于是,教官将收缴的零食投进泔水桶,用木棍搅拌均匀,命令学员们将泔水桶里的东西全部吃掉。

  站在臭气熏天的泔水桶旁,学员们个个面露难色。一名学员舀了一碗,还没喝就呕吐起来。当时,兰州军区某旅的陈勇就是在此受训。面对混合着前面十几名学员呕吐物的泔水桶,他闭着眼睛,舀起一大碗,强迫自己咽下去。两个小时后,满满一桶泔水混合物被几十名学员吃得干干净净。

  在这里,每名学员只能分到两三块拇指大小的牛肉或鸡肉,还必须挑出一块最大的给“猎人1号”——狗食用。有一次,结束了一整天训练的学员们早已饥肠辘辘,打完饭有的队员忍受不了食物的诱惑,迫不及待就开始吃。教官发现后,喝令全体学员把饭菜放到地上,让“猎人1号”自由觅食,等它吃饱离开了,又命令学员们将狗吃过的残羹剩饭全部吃掉。

Copyright © 2002-2013 千创女性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