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猎猎人学校

女性时装 2019-10-0856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猎人学校,位于南美洲委内瑞拉玻利瓦尔,是一所闻名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由世界最大的私人保安公司美国黑水公司承办。八一制片厂电影《冲出亚马逊》的剧情背景就取材于此。

  “猎人学校”四面环海,古时候,一些海盗依仗天然屏障,时常拦截途经航道中的各种商船。当地政府和民众为打击海盗,从很早就开始在民众中开展潜泳训练。 “猎人学校”成立后,也把武装泅渡和潜泳训练作为授课内容的重点。在考评期间,假若某个学员海上专项训练不合格,将被中途淘汰出局。学员之间禁止称呼姓名、军衔和职务,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一个随机编排的数字代号。

  猎人学校坐落在委内瑞拉的热带丛林中 ,是一所世界名闻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由世界最大的私人保安公

  司美国黑水公司承办。美、英、法、意大利等国特种兵都派人前往训练。尽管承办方为一私人公司,但从该学校的办学规模以及各国都相继把最优秀的特种兵送去训练上来看,“黑水公司”可能仅仅是一个代理人。

  “猎人学校”最出名之处在于其“魔鬼训练”。八一制片厂电影《冲出亚马逊》的剧情背景就取材于此。片中“猎人学校”的“魔鬼训练”和中国特种兵的传奇故事给广大观众留下了力与美、苦与乐的深刻印象。我国空军空降兵扈华国王亚林

  由于“魔鬼选拔”环境、条件、情况、方式等酷似实战般残酷,淘汰率高达50%-80%。为此,有的队员带着遗憾回归故里,有的队员途中致残收兵,还有的队员甚至不幸付出了生命。其校训是“这里造就的是最具战斗力、最凶猛、最有头脑的战士。”

  猎人学校是真实存在的,它坐落在委内瑞拉的热带丛林中。我国空军空降兵的扈华国王亚林

  曾经参加该校的训练。它和“爱尔纳·突击”是完全两回事。爱尔纳·突击爱沙尼亚主办的赛事,其规则之苛刻号称死亡突击,每届大赛都有队员受伤甚至死亡的事件发生。中国特种兵代表队于2005年获得了团体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

  实战状态下的选拔是“猎人学校”的第一道“经典菜”。它要求参加选拔的各国学员在15天内,必须完成20余项实战条件下的险重课目。如在匍匐前进中,子弹就在头顶上飞,而被选拔的人员却没有任何防护,偏离方向还会触雷。正因选拔环境、条件、情况、方式等酷似实战般残酷,淘汰率为50%~80%。为此,有的队员带着遗憾回归故里,还有的队员甚至不幸付出了生命。

  而且,在选拔的过程中,每个队员每天仅能短暂休息2~3小时,每天仅能勉强吃上一顿饭,以此检验参与队员的极限程度。然而,假若谁感到难于承受,只要张口说句“我不行了”或是“我要退出”的话,那么,教官便会当场终止选拔。

  “猎人学校”的起床号令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以哨音、号声为标志,而是以瓦斯爆炸的响声作为信号。刚来到“猎人学校”的各国特种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随着瓦斯袭来,他们甚至还来不及穿衣服就不得不冲出宿舍,等待他们的却是考官的集合声。对此考官解释道,之所以利用瓦斯爆炸的响声作为起床号令,用意是迫使他们提高起床的速度,锻炼他们的快速反应能力。

  在“猎人学校”的训练场上,每个人都不愿意落后,因为落后就要忍受饥饿的煎熬,并且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可能因体力不支引起连锁反应而惨遭淘汰。

  “猎人学校”的饮食通常放置在训练的终点,而且数量有限。先到达终点或过关的队员先吃。由于训练量特别大,队员们的饭量也特别大,因此,最后完成训练任务的队员往往没饭吃。

  对此,“猎人学校”的校长奥日乔伽解释道:“这会让每名受训的队员竭尽全力训练而不偷懒,除非不想再待在这里。”

  反战俘训练是“猎人学校”训练中的另一道“经典菜”。它让所有队员更真切地体验死亡。

  深夜队员还沉睡在梦中,突然,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闯进寝室,把他们的脸一个个都蒙住,然后用汽车将他们拖往森林深处。下车后,首先迎接他们的是毒瓦斯。在没有任何防护与准备的情况下,队员们完全暴露在毒瓦斯中3分钟。一些队员因无法承受如此折磨,而退出了训练。

  其次是毒打。在毒瓦斯过关后,武装分子会对其拳打脚踢,直到其只有最后一口气为止。

  3月16日,兰州军区某旅的陈勇结束了在戈戈亚陆军特种兵学校380天的学业,返回国内。这是一所世界闻名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美、英、法等国每年都派遣学员参加集训,因为训练残酷,这里还被称为“猎人学校”,能从这所学校毕业,是各国特种兵眼中的无尚荣耀。

  猎人学校的淘汰率在80%以上,同批参加集训的86人,只有18人坚持到了最后,陈勇收获了西班牙语、海军特种兵潜水、反恐、狙击手、作战指挥5个毕业证书。毕业典礼上,校长查基尔内斯将军专门跟陈勇合影留念,称赞他是继“猎人6号”黄和平以后,又一个让人敬佩的中国人!

  2013年,经过万里挑一的选拔,刚刚当上连长的陈勇和其他14名来自全军的优秀特种兵奉命前往戈戈亚陆军特种兵学校深造。

  出国前,他们首先来到北京后勤学院进行西班牙语学习。他们之前都从未接触过西班牙语,但为了获得入学资格,陈勇把当战士时考学的功夫使了出来,强迫自己多听多看多说。

  西班牙语学习中,最难的莫过于发颤音。陈勇坚持每天早上洗漱时间口中含水、含石子练习发音。他还买来西班牙语教学光盘,跟着录像听发音、练语调。实在累了,就看看电影或者翻翻报纸,但那也是西语原声电影和西语报纸。

  5个月的西语学习结束,陈勇以总分第二的成绩顺利结业,他拿到了西班牙语初级水平证书,可以说上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了。

  来到猎人学校,学员之间禁止称呼姓名、军衔和职务,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一个随机编排的数字代号,陈勇的编号是“猎人26号”。

  猎人学校的训练异常残酷,各国特种兵在这里受训都有生命危险,签订生死状是规定程序。空军猎2014年3月1日,进入学校第一天,陈勇就和86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学员按照学校要求,签订了“生死状”。协议内容简单而冷酷,一旦进入该校学习,无论发生何种伤亡事故,后果均由学员本人和所在国家承担。

  “魔鬼训练”是该校的一项经典训练课目。它要求参训学员在1个月内,每天凌晨4点起床,连续完成20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直到次日凌晨1点半以后才能休息,中间只有1次给养补充机会,以此挑战参训队员的生理和心理底线。“魔鬼训练月”结束后,一半以上参训学员将会被淘汰。

  猎人学校位于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地区,夜间气温常常在零摄氏度以下。即便如此,每天凌晨4点长达两小时的泼冷水还是如约而至——学员只能穿着背心和短裤,掺杂着冰块的凉水不停从头浇下,有时教官还会将冰块放到衣服里面不让取出,中间还会穿插鸭子步圆木挺举、熏瓦斯、光脚跑等内容。

  前15天的训练中,每名学员必须完成累计超过90小时的泼冷水、10小时的熏瓦斯、60小时的极限越野等训练,中间还要穿插推车虐囚挨饿等高强度训练课目。学员们15天的睡眠时间总共不超过10小时。

  经过15天的“魔鬼训练”,陈勇双脚上的血泡已经变成老茧,身上多处受伤流血,由于极度疲劳,他两眼充满血丝,精神恍惚,一次瓦斯训练结束,教官不见他出来,后来才发现他已经休克在毒气室里。

  醒来时,陈勇发现自己躺在临时救护所的硬板床上,校医说,他已经昏迷6个多小时了。陈勇赶紧拔掉身上的输液管,跑回训练场继续训练。因为猎人学校规定,学员累计中断训练48小时,不管什么原因,都视为自动放弃。

  陈勇咬牙坚持着,一个月的魔鬼训练结束,他的体重轻了15公斤。

  在猎人学校,每一批学员到达后,学校都会养1条狗,编为“猎人1号”,意味着受训学员的地位和狗一样。

  但在实际生活中,学员们的地位永远比不上“猎人1号”。学员们要轮流照顾狗的吃喝拉撒睡,陪它遛弯儿,给它洗澡。狗犯错误,学员要受罚,狗受委屈,学员也要受罚。

  最让大家难以忍受的是,吃饭时,每名学员只能分到两三块拇指大小的牛肉或鸡肉,但还必须挑出一块最大的给“猎人1号”享用。

  有一次,结束了一整天训练的学员们早已饥肠辘辘,打完饭有的队员忍受不了食物的诱惑,迫不及待就开始吃。教官发现后,喝令全体学员把饭菜放到地上,让“猎人1号”自由觅食,等它吃饱离开了,又命令学员们将狗吃过的残羹剩饭全部吃掉。那一刻,很多学员都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还有一次,当天负责为“猎人1号”洗澡的一名队员,“偷工减料”只是简单用凉水冲了一下,没等它身上的毛风干就回去休息了。

  教官发现后,那名学员被打的面目全非,其他学员也被集合在操场上,空军猎连带着被高压水枪“扫荡”了一个多小时。

  猎人学校非常注重培养学员心理素质,他们认为,“战场上,特种兵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从容面对各种挑战”。因此,学校通常采用动物作为射击目标,让学员近距离观察动物被子弹击中后痛苦挣扎的场面,或者由学员双臂伸开手持气球充当靶子,考验射手和持靶者的心理素质。

  第一次进行狙击训练时,教官马尔高斯将几十名学员分成两组,一组区分不同距离站在对面,两臂伸开手持气球充当靶子,一组进行俯仰角射击。

  “这是在拿学员的生命作赌注!”大家都认为这种训练太危险,表示抗议。马尔高斯对学员们公然对抗自己的命令非常气愤,表示必须执行命令,否则将被视为放弃,作淘汰回国处理。

  有两名外国学员因为坚决不愿进行此项训练,当场被安排退出回国。眼见教官发怒,现场僵持不下,陈勇和队友“猎人25号”查星中尉一商量,向教官表示自己愿意试一试。陈勇迅速跑到靶子旁边,手持气球站好,等着远处的队友开枪射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就是不见枪响。陈勇心里明白,查星中尉很紧张,担心伤着队友。“猎人25号,开枪吧,我相信你的枪法!”他用西班牙语大声喊话,给对面的查星加油鼓劲儿。

  随着两声枪响,陈勇手中的气球炸开了花,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足足愣了有几十秒,在对面学员的召唤声中才反应过来。

  “他没受伤!他还活着!”眼见陈勇安全归队,学员们使劲儿鼓起掌来。训练结束,教官在例行训话中对陈勇的表现大加赞扬,批准第二天早上由他亲手升起中国的国旗。

  受美军作战理念影响,猎人学校认为,食物对人而言只是一种“燃料”,只要能维持基本的生存就行。在这里,学员们每顿饭常常只有一撮肉丝,一把玉米面。即便如此,是否开饭还要看当天的训练任务完成情况和教官的心情如何。

  训练强度大,食物又少,饥饿是大家面临的又一大考验。没办法,大家只好向来学校清理生活垃圾的几名当地居民求助,高价请他们帮忙购买巧克力、面包等零食。

  可惜好景不长,一次突击内务检查中,零食全被搜了出来。原本想着会有一场暴风雨般的体罚,但没想到,教官马尔高斯却和颜悦色地对学员们说:“你们训练很辛苦,偷吃一点可以理解,现在拿上饭盒,准备吃加餐。”

  学员们幻想着能饱餐一顿,但列队在饭堂前时才发现,两名学校工作人员将收缴的零食投进泔水桶,用木棍搅拌均匀。马尔高斯教官脸色一变,命令学员们将泔水桶里的东西全部吃掉。

  站在臭气熏天的泔水桶旁,学员们个个面露难色。一名学员舀了一碗,还没喝就呕吐起来。“吐了的再舀一碗喝掉!”教官发出的命令谁都不敢违抗。

  轮到陈勇时,混合着前面十几名学员呕吐物的泔水桶让人简直无法直视,他闭着眼睛,舀起一大碗,强迫自己咽下去。两个小时后,满满一桶泔水终于被几十名学员吃得干干净净,教官这才带着邪恶的微笑满意地离开。从此,除了学校供应的食物,没有一个学员再敢偷吃零食。

  学校组织训练全部都是真枪实弹,训练内容的设计不刻意求全,只精选最常用的战术、最实用的战法。这些,都得益于他们拥有一支过硬的教学队伍,学校选拔的教官均来自国内反恐一线及与邻国哥伦比亚武装交火的前线,都是有着多年战争经验的优秀军人。

  在突破障碍训练时,身旁是燃烧的轮胎,空气中飘荡着瓦斯味,教官用机枪扫射,子弹就在学员身后不到1米的地方飞过,稍有不慎都可能造成伤亡。在综合障碍训练中,学员翻越17米高的栅栏时无任何保护措施。空军猎狙击手训练选择在以前的迫击炮射击场,到处都是哑弹,一不小心就可能触发废旧炮弹。

  学员们还要在夜间全副武装横渡12公里宽的海湾,全过程没有任何救生工具。在急救培训中,“受伤部位”全部用鸡血、牛骨、动物内脏“装饰”,让队员逼真地感受受伤部位和受伤程度。

  面对超出想象的残酷训练,陈勇也有过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自己代表的是中国军人的形象,想到国旗每天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升起,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陈勇深知出国受训并不只是为了吃苦受累,更重要的是向外军学习取经,他一方面在训练场上奋勇争先,获得“猎人”美誉,将名字永远刻在学校的荣誉墙上,一边处处留心,细心观察,把在猎人学校学习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思全部记录下来,结合自己单位训练实际,有针对性地融合、借鉴,整理出了13套组训方法,将近10万字的训练心得带回了国内。

  通过层层选拔如愿来到特种部队,2015年,他获得唯一的名额,代表中国超强的军人,赴南美洲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接受酷似实战般残酷的特种兵选拔,历经11个月的摔打锤炼,他获得了“猎人勋章”这枚带血的荣耀勋章。

  11个月的非人训练里,他经历了些什么?在攀登训练中,他刚刚登顶,就因极度疲劳出现幻觉,从10米的高处向下坠,下意识中他抓紧攀登绳一滑到底,绳子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疼的他“嘶嘶”倒抽凉气。

  在特种作战学校行军的过程中,要长时间在高山、丛林、河流中行军,热带草原性气候夏季经常阴雨不断,因此靴子一直潮湿着,袜子里也经常进沙子,他的左脚出现肿痛,并且红肿疼痛一天天加重。

  但是为了祖国的荣誉,为了不被淘汰,他吃上止痛片,咬紧牙关,先是每天20公里,然后是24公里、28公里,到后来每天40公里,无论是脚底气泡还是失水中暑他始终坚持着前进。

  最痛苦的是为期21天的战术行军训练,每人负重25公斤的背囊外加武器装备,有时在城镇公路两侧行军,有时在乡间小路快速行进,有时在悬崖峭壁上爬行,有时在原始丛林里穿梭,有时渡过浅滩河流,沿路还穿插一些战术课目,比如过危险地带、独立房突入、巡逻与伏击、重机枪射击等。 历经11个月的摔打锤炼,他终于获得了“猎人勋章”。

  《冲出亚马逊》是一部杰出的电影,其中介绍到猎人学校的残酷和军人的坚韧不拔勇于挑战的决心。

  《决胜千里》是一部优秀的中篇小说,其中也曾表现猎人学校中的联合作战和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

  《猎人》是八爪鱼所写的一部鼠猫小说,其第一部和第二部就是以几人在猎人学校的训练为背景。

  《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中的勇士学校即暗指猎人学校,与《冲出亚马逊》相呼应。

Copyright © 2002-2013 千创女性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